Cernuda

当初谁解生如寄

先不管我是寿命短暂,还是能再活很多很多年……门罗一定是我生命里印象最深刻的作家之一。

纪德写陀氏:“陀思妥耶夫斯基始终是一个人们不知道如何使用的人。”

门罗属于这个行列,她的作品无法被人们轻易使用。我真是爱她。

2018-03-08  

最近写东西的时候全程内心冷笑。这种冷笑不是对笔端人物的,是对现实里所有人的。所有人里面也包括我自己。

(保持这种情绪,面对键盘两小时,实在太累了……

2018-02-04 1  

契机是偶然浏览某位微博博主主页,她的一段话提醒了我,关于竟然还没完成的一个系列文的中心思想。(最起码,我认为那个短篇系列应该做到,以她说的点为核心。)就很突然地意识到,在开始尝试长篇同人之前,我随手或认真写的一些东西,本质上都是做告解。

是在向虚空做告解啊。

今年快完结了。有生以来打字最多的一年(只能称得上打字而已),放眼望去,文件夹里一个个坑和永未成形的脑洞。切身认识到了所阅读的东西和所处的环境对文字的影响。渐渐不再读诗,大概因为闲暇时读了很多资料性的读物。对要写什么、书写方式和如何结束都很茫然,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性格狠厉的女主角应该怎么写,几乎陷入其中。

对来年的寄望——“沙漠也必快...

2017-12-17  

花亦无知,月亦无聊,酒亦无灵。把夭桃斫断,煞他风景;鹦哥煮熟,佐我杯羹。焚砚烧书,椎琴裂画,毁尽文章抹尽名。荥阳郑,有慕歌家世,乞食风情。

单寒骨相难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看蓬门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细雨,夜夜孤灯。难道天公,还箝恨口,不许长吁一两声?癫狂甚,取乌丝百幅,细写凄清。

——郑板桥《沁园春·恨》

“难道天公,还箝恨口,不许长吁一两声?”

2017-12-04  

三百万粉巨巨空降RPS单性转!都市爱情巨作!影视化意愿!


(不行作者们都太会玩了我笑得脸抽筋了。

2017-10-18  

不朽是多么可悲的事
这世界注定灰飞烟灭
他们却信誓旦旦
为他立下石碑永志不忘
人们在石头上
刻下他的名字
莫非只有风是风的荣光
风雪呼啸而来
为岿然不动的石碑
挂上了几只耳朵
即便如此他的名姓
也不应该比真实更响亮
深夜雁阵掠过
星光下无从辨识那名字
多么值得庆幸
时过境迁云集的人们
已作鸟兽散
他们曾铭刻心头的那字迹
渐渐模糊

不朽是多么可悲的事
他们不幸的子孙
将来不会知道
那个名字是谁
何况从远方
风尘仆仆赶到的人
更无从知道那是谁的名字
镌刻在碑上的名字日渐磨蚀
石耳已背
听不到凄厉的风雨
夹带着雷鸣
如果不是写进这风雨的名字
如果不是写到
遥远的大海浪涛之上的名字
如果不是躺在某条山脉和山脉之间
已经死去多年的什么人猛地起身
发出呐喊的时候...

2017-09-07  

以前反复看过卢一匹(匪六)写的《再次为了这颗星》。最近看到有人提,然后重读了几遍。可现在读完之后,还是觉得写得真好啊。

而且就我个人想法来讲,她明显不是以现实主义来制造噱头。她的技法和文笔,她想去表达的东西,让她看起来十分高级。这种高级不是有意附加的,而是本身就存在的特质。

至于炫技问题,就见仁见智了。

(个人炫技的前提是有技可炫。……但是炫技的度又很难把握。


2017-09-04  

写东西是体力活。
今年写得比以前都多,以至于一旦停笔,会不想再写。输出的速度比输入一些东西的速度还要快,这是比较危险的事情。
我并不是为了人物重新修改,所以写出来会是怎样的东西呢?(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挂羊头卖狗肉。

2017-07-02  

这些诗——全部是近作——是清晰而非刻意别致的,相比作者过去较为散漫的写法,这些诗尝试更深入的内容和视角。希望它免于那种常常貌似绅士风度的、懒惰的对待,即男性诗人常常对女性诗人抱以的省心态度:表扬女诗人“灵性”或“女巫”,但缺乏同行层面的尊重阅读。希望它不会被随意联系狄金森、茨维塔耶娃、普拉斯或毕肖普,从而使它的动机或意象世界在这种随意联系中被掩盖——中文诗人的省心和惯性,使诗人之间不了解在做什么,也使可以触及的内容和意象领域大大缩小了。...


2017-05-21  

或许是人这种生物的惯性使然,每隔几年甚至每隔一两年回观,总会发现自己渐渐地对那些喜爱过的作者实现了祛魅的过程。

我的旧书柜里摆着笛安的全部小说,短篇集、中篇、长篇,念念不忘的龙城三部曲。五年前的某个下午,我读完了南音的最后一页,茫茫然地坐在桌边。我记得那天的天色很好,蓝紫的天空下,黄昏像蜜糖一样缓缓淌了个干干净净。

要等到某年某月,重读时满怀批判,挑出错漏,带着竭力平视比自己高明的人的心情。

她最近的一本书是在2013年,计算年数,才发现已经过了这么久。这期间我爱慕的同人作者写了又停,一篇文变成了年更,一篇文变成了坑。社交网络账号是非常不牢靠的交流途径。我尽全力地向我爱的作者告白,因为过...

2017-05-17 6 2  

© Cernuda | Powered by LOFTER